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我在日本当助教

上架时间:2018-11-22

我在日本当助教 已完结

我在日本当助教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念一 分类:都市言情

被学校劝退的我赶上ZF鼓励外出务工,于是我离开家,和一百多号人踏上了电影业发达的岛国土地,传说中的AV女优,清纯善良的岛国妹子,火爆诱惑的制服女教师,摆着冷脸的女上司,古灵精怪的女学生,还有神秘的女中医,老天,我该从哪个下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本人纯屌丝一枚,上学的时候常年和同寝的狐朋狗友上网吧开黑,学校对此忍无可忍决定提前让我们几个人毕业,好声好语的把我们几个劝退回家,说不好听点就是让我们滚蛋了。

我老家在偏远的乡镇,我爸听说有机会去外面种地,仗着自己有内部消息,拜托他老哥们儿无论如何也给我留一个名额,我当时一听就火大了。

想我童关,那也是大好青年!

当天晚上我就义正言辞的跟我爸吵了一架,摔门出来之后就屁颠儿屁颠儿到网吧打LOL,就当我正狂摁着键盘大骂中路卡特的时候,忽然有人在背后给了我一拳,我本来心里火大,被这莫名其妙来的拳头揍的一蹦老高,回头看是我光屁股长得哥们儿大春,我想也没想抓起键盘就往他脸上乎。

大春赶紧举起双手求饶,解释说找我有事,问我爸是不是让我去那边务工我没同意?

肯定是我爸让他来劝我的,我说别费那事,我说不去就不去。

网吧人多,大春瞄了一圈后神秘兮兮的把我拉到卫生间门口,递给我根利群说我糊涂,要不是他家就他这一根独苗,他妈死活不同意他去他早就报名了,去那地方务工一个月能赚一万多呢。

这货脑子还真好使,我怎么就没想到?

我当即拍拍屁股就往家跑,冲进家门就跟还在生气的我爸忏悔,说我想通了,决定去干一番大事业,以此慰藉他和我妈望子成龙的梦想。

说到最后连我自己差点儿都感动了,我爸当时老泪纵横,拍着我的肩膀说我终于懂事了。

确定下来之后第二天,我爸就把我的身份证和户口本一起给他那老哥们儿办签证,说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秋后就出发,一次去一年,合同满了就回来。

中间我又和大春颓废了一个多月,临走前大春拉着我撸了顿串儿说是给我送行,等我们俩都喝懵后这小子才跟我诉苦,说他单身狗的生活过的无比艰辛,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想干点儿什么,说着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往我身上抹,说童哥,你要是能想起老弟,就给老弟带点压箱底的东西回来,以此慰藉漫漫长夜。

我偷摸的把自己杯子里的白酒倒给大春,自己换了杯凉白开,拍着胸脯说这事包我身上了,还说等我回来一定告诉他到底那边好不好。

和大春撸完串儿的第二天,我揣着我妈偷偷塞给我的五千块钱,背着两件换洗的衣服坐着大巴车和十几个人一起去了机场。

一开始我还以为就我们这些人,等到了机场汇合之后才知道去的还有其他县城的,将近一百号人,这些人都三四十岁,有男也有女,就三四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其中有个叫田甜的女孩儿我看着很顺眼,借着候机的时间我和她套了几句近乎,她比我小两岁,长得挺清纯,高中毕业以后在家帮家里看小卖店,没出过远门,这次想出来见见世面。

在飞机上的八九个小时,我因为昨天晚上跟大春喝到天亮,精神不振,上飞机后我找空姐要了条毛毯就开始睡。

一觉起来已经到了中转的机场,下飞机休息了三个多小时,等再上飞机的时候我的心潮开始澎湃,幻想着有人接机什么的,不过我的希望很快破灭,下飞机已经是当地时间晚上八点,机场接待我们也不是佳人,是两三个发福的中年男人,标准的痴汉长相,尤其当中还有个秃头,满嘴的黄牙,看到田甜的时候俩眼都直了。

我们务工的地点在那边一个名胜附近的县城,坐车过去要两三个小时,人多,就分了两辆车,一个车里四五十号人。

上车以后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看上去就不像是什么好玩意儿的那三个刻意坐在田甜旁边,田甜吓的脸都白了,不过她胆子小,面对三个男人不怀好意的接近只能忍气吞声,我叫田甜过来坐我旁边,田甜顿时朝我投来感激的眼神,不过那三个人立刻表现出对我很不爽的样子,我懒得理会,让田甜别害怕然后就开始和旁边的人扯淡。

那仨人也没闲着,田甜坐过来之后仍旧盯着她的前襟不放,我也顺着瞄了一眼。

大概是见田甜没有反抗,三个人胆子更大了,我听不懂他们说啥,但是感觉他们开始开起了田甜的玩笑。

田甜又羞又恨都快哭出来了,我正要发作,坐在我另外一边的王铁城拉了我一下问我这几个人说什么呢?

王铁城是我们隔壁县城的,比我小个一两岁,飞机上他坐我旁边。

我没忍住,骂了他们一句。

没想到这三个男人居然能听懂,那秃头噌的从座位上站起来问我刚才说什么,他一站起来另外两个也站i了起来,看样子只要我敢说句什么,他们仨马上就要把我揍趴下一样。我童关是什么人?能让这几个歪瓜裂枣吓到?我站起来撸起袖子就打算打人的干活,王铁城看我撸袖子就知道打算干架,也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准备动手,我一看行啊,这人能处朋友。

田甜吓坏了,脸色通红的拉着我的胳膊说算了她不计较了,就当没看见,还让我们不要惹事,我们现在在别人的地盘,万一闹起来我们会吃亏的。那仨人还跟恶狗一样指着我们嗷嗷乱叫,丝毫不想就此打住,车里的四五十号人听到这边干起来了,也立刻骚动起来,站起来有劝架的也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就时候从车厢最后边挤过来个三十多岁尖嘴猴腮、满脸出油的人,我认识他,跟我一个县的,叫罗有福外号罗拐子,平时就是个游手好闲偷鸡摸狗的玩意儿,没少欺负背街的小寡妇,我爸以前说过他几句他还跟我爸杠上了,因为这个我和大春还特意在数九寒天砸过他们家玻璃,没想到他居然也来这边了。

罗拐子是出来劝架的,堆着油汪汪的一脸笑挤到我们中间,先是冲那仨人点头哈腰的赔不是,又黑着脸说我们几个年龄小,什么事都不懂就知道惹事,万一人家因为我们几个不高兴,把整车人都送回去让大家务不了工赚不了钱,这个责任我们担当的起不?

我平时就看不起这号人,不过转念一想他说的话好像也有点道理,这一车的人可都是拖家带口的,为了赚个钱养家糊口都不容易,要不谁愿意把妻儿老小扔在家跑这种地方来,我是无所谓,最多就是没给大春带碟子落一顿埋怨,不过这一车的人要是真为我闹事被遣送回去,我心里就过意不去了。

想了想,我指着那仨警告了两句,拉着王铁成坐了下来,反正以后日子还长着呢,不愁没机会弄他们。

那仨估计也不想把事闹大,叽里呱啦的叫唤了一会儿就坐到前边去了,罗拐子赶紧跟上,那三个人似乎对他很满意,罗拐子又是点头又是哈腰,就差点儿没跪在地上给那仨人舔鞋了。

车厢里暂时安静下来,王铁城哭丧着脸拉着我说这下恐怕要糟,都怪他刚才一时冲动没拉住我,这仨人是搞接待的,惹了他们,咱们接下来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我能说王铁城猜对了么?

半个小时后我们在一个很大的门口果园下车,接车的是果园里的人,对我们一一进行点名确认后,那三个人开始分配地方,点到名字的人上车继续走,百十号人没一会儿就剩下我们几个了,那三个用那种看高等人看贫民的目光看了看我和王铁城,又叽里呱啦的叫唤,不用说这肯定是在讨论把我们放到哪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更让他们解气,讨论完,有人过来把我和王铁城带上车。

车子开动的时候我特意往外看了看,田甜和另外两个比较年轻的女人被那三个留下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