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霸道总裁蚀骨爱

上架时间:2018-12-25

霸道总裁蚀骨爱 已完结

霸道总裁蚀骨爱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安生悦 分类:总裁豪门

清晨的阳光洒入床头,照在男人的脸上,褚云霈扬手想要睁开眼睛,身体却不自觉的向上用力的挺了挺。 被压抑的喘息声瞬间从女人的口中溢出。 褚云霈这才睁开眼,几乎是瞬间,那双惺忪的睡眼在看到女人那张绝美的容颜渐入冰冻。 “滚下去!” 沙哑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冷厉,携着刀锋一般。 可他身上的女人却似乎丝毫没有被打扰,反倒是习惯一般低头堵住了男人菲薄的唇。 温良的触感让两个人的身体都不由的轻颤起来。 樱红的唇带着女人特有的香味儿,柔柔软软的嗓音娇媚又带着戏谑。 “今天是抽血的日子,老公,你答应我的。” 说完,司梦芸轻喘了一口气,面色上的绯色因为情动,越发的艳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晨的阳光洒入床头,照在男人的脸上,褚云霈扬手想要睁开眼睛,身体却不自觉的向上用力的挺了挺。

  被压抑的喘息声瞬间从女人的口中溢出。

  褚云霈这才睁开眼,几乎是瞬间,那双惺忪的睡眼在看到女人那张绝美的容颜渐入冰冻。

  “滚下去!”

  沙哑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冷厉,携着刀锋一般。

  可他身上的女人却似乎丝毫没有被打扰,反倒是习惯一般低头堵住了男人菲薄的唇。

  温良的触感让两个人的身体都不由的轻颤起来。

  樱红的唇带着女人特有的香味儿,柔柔软软的嗓音娇媚又带着戏谑。

  “今天是抽血的日子,老公,你答应我的。”

  说完,司梦芸轻喘了一口气,面色上的绯色因为情动,越发的艳丽。

  男人的错愕不过短短持续不到半秒便恢复了往日冰冷的神色。

  几乎是下一秒,他翻身而起,钳住刚刚还笑意盈盈的妖精狠狠的将她翻倒按下。

  外面准备好饭食的小女佣隔着走廊便听到了声音,只能端着托盘羞红了脸低着头走开了。

  这种场景,每个月都会来两次,每一次都几乎折腾到中午……

  倒不是因为里面的人浓情蜜意,只是……

  ……

  此刻的房间里一片的旖旎之色,原本主动的女人此刻早已经丧失了主动权,被死死的压制住。

  男人的眸底充斥着近乎血刃一般的冷酷,动作也丝毫的不留任何的情面。

  司梦芸咬着唇不吭声。

  她需要迫切的记住这种痛感,才好让她下定决心。

  果然不出小女佣的预料,那男人每一次对她的折磨一定要尽性。

  这一次似乎比往日的更加漫长,直到下午,两个人身上都被汗水浸透,褚云霈才算彻底的放过了她。

  床上,男人闭着眼睛躺着,司梦芸却起了身。

  余韵还尚未退散,女人的双腿都有些微微发颤。

  褚云霈不由睁开眼望着背对着他穿衣的女人蹙了蹙眉。

  以往她总是会拖到不得医院要关门的时候才下床,这次怎么这么积极。

  “怎么,这么着急要向她去显摆?”

  女人扣着衣服的手指一抖,只是背对着男人,褚云霈没有发现。

  她轻笑一声,声音依旧懒懒柔柔的似乎没有骨头。

  “对啊,还是你懂我。”

  扣好了扣子,她转身便对着半坐起身的男人撒娇一般的扑过去。

  意料当中,褚云霈一脸厌恶更的躲开了,眼底的清冷更甚,仿若刚刚和他亲密的完全不是自己。

  司梦芸早习惯了他这样的反应,唇角掀起一抹自嘲的弧度,一手不慌不忙的打开抽屉,拿出了一叠文件丢在了男人的面前,懒散的开口道。

  “褚云霈,我们离婚吧。”

  刚刚点燃雪茄的男人,握着烟的手骤然一颤,就听到女人继续缓缓道。

  “答应你的抽血我这次会去,不过下一次……”

  “下一次什么,呵,司梦芸,褚家少奶奶的位置你都做了,做这一出你是还想要什么?”

  最近的几个字几乎是被一字一句的咬着吐出,男人手中的雪茄骤然被掐断,眼底是掩饰不住的嫌恶。

  穿衣镜前容颜明媚的女人突然粲然一笑。

  “我什么都不要,钱,褚家少奶奶的位置,我全部都还给她。”

  说完,她努力控制着不让自己扣扣子的手颤抖,却被突如其来巨大的臂力攥住了手臂,狠狠拉扯摔至墙上,携裹着滔天怒意的男性气息自上而下的压迫袭来。

  “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当初害她沦落今天这样的难道不是你?让你抽个血去给她治病还委屈你了?”

  男人几乎从喉底溢出的怒意不留任何的情面,一只光洁纤细的手臂便是被男人狠狠的扯了出来。

  臂膀上的血管处经过长年累月的蹂躏,早已经乌青一片,可即使这般熟悉,那股锐痛还是让她痛呼出了声。

  他一手捏住她光洁小巧的下颚,冷寂的语气仿若冰霜。

  “司梦芸,当初是你带着合同要我每月操你两次入褚家的门给笙儿治病供血,当初不过看在你和笙儿都是熊猫血的份儿答应你,别做什么我会对你日久生情的白日梦梦,欲擒故纵也要看自己到底有几分重量。”

  男人手上的力道凶猛,眼底的凉意越发的盛了。

  她仍是那样的笑着,像是丝毫没有在意自己手臂上的锐痛,低低浅浅的道。

  “我没有做白日梦也没有欲擒故纵呢,离婚协议我已经签好了。”

  男人刚刚松开的手指瞬时僵住了。

  眼底的寒意夹杂着阴鸷,丝丝落入女人的眸中,唇边的笑意凉的渗人。

  从唇边更是轻轻浅浅吐出了两个字。

  “做梦。”

  随后不等女人再说什么,转身走出了房间。

  房门被大力的摔上,司梦芸甚至听到了自外面落锁的声音。

  “先生,这是……”

  小女佣惊慌的开口。

  “一会叫医生上门取血,除了送水送饭之外不准她迈出房间一步,看好她。”

  不过是每个月都要闹一通的把戏,关上几天就好了。

  说完,甚至不等小女佣应声,脚步声已经彻底消失在了门廊的尽头。

  客厅的餐桌上,男人低头看了一眼早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落款处是女人娟秀的笔记。

  握着文件的手骤然收紧,又缓缓松开。

  他下意识的扯了扯刚系好的领带,想将这无比碍眼的东西扯开,却发现那往日灵活的领带像是一道死结一般缠绕的他无法呼吸。

  ……

  银座B32层的总裁办公室。

  杰克战战兢兢的站在一旁不敢吭声,自从刚刚从别墅传来司小姐逃跑的消息之后,他们主子的脸色就一直很是微妙,明明没有任何的表情,却活生生的像是一尊阎罗在世。

  手机在一片死寂中却不识趣的疯狂响起。

  铃声是别墅专属设置的,直到几个来回之后,男人才按下接听键,不等开口就听到那头女佣慌张的声音。

  “霈爷,不好了,我们刚刚查到司小姐上的那所航班因为风雪天气,失联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