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天降萌妻:大王让你去巡山

上架时间:2019-05-21

天降萌妻:大王让你去巡山 已完结

天降萌妻:大王让你去巡山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林音 分类:穿越架空

虽然这个抓回来的小媳妇是痴呆,可是超级可爱,和山寨里的母夜叉站在一起,宛如明珠对粪便。秦孟良决心照顾她一生,殊不知这丫头竟然是降龙寨心狠手辣的大当家白蔻。她中毒落入陷阱,这是她今生最大耻辱,别看白蔻长得可爱,心里可是分分钟想出一千种杀掉秦孟良的方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蔻初次见到秦孟良的时候,她被五花大绑着丢上了他的床。

白蔻穿着红色嫁衣,宛如一只鲜红的粽子,嘴里呜哩哇啦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知道她性情的人,当然知道她在说:“你们知不知道老娘是什么人!敢对我用强的!老娘阉了你!”

不知道的,比如秦孟良,还以为她在哭着说:“大哥哥求你放过我呜呜呜……”

秦孟良想给白蔻松绑,可他自己也被五花大绑着,嘴里塞着破布条,什么话都说不出。

秦孟良努力好半天才用舌头顶出嘴里的布条,看到门口影影绰绰的,知道定是爹娘在偷听,他很无奈地叹了口气:“爹娘,我知道你们为了买个媳妇给我,实在是用心良苦,可你们倒是给我松绑啊!”

门外静了静,一枚毒镖破风而来,割断了绳子,还不小心割破了他大红的喜袍,连他白皙的手臂都被划出了一道浅浅的白印,秦孟良惊出一身汗,他回头看到插入墙上的毒镖泛着淡淡绯色,便知道是娘精心调配的天下奇毒——九霄天煞散,一旦中毒无药可医啊!

秦孟良语气显然很绝望:“娘,你用淬了毒的暗器射我?我真是你亲生的吗……”

门外传来一个女子浑厚的声音,“别唧唧歪歪的,给你找个漂亮媳妇你知道多难吗!”

她这话说得好像秦孟良娶不到老婆,白蔻听得越发害怕,洞房里烛光昏暗,她也看不到秦孟良长什么样,但她头上金冠沉重,闪闪发光的珍珠垂落在她眼前,一眼便知这凤冠价值不菲,岂是普通人家备得起的?

一定是某个地主恶霸的傻儿子,奇丑无比或身患重病,时日不多……

白蔻越是脑补,脸色越是惨白,恨不得扑上去与对方同归于尽。

正想着,那人突然转过身来,艳红锦衣衬得他冰肌玉肤,眉眼明澈,好一个标致美少年。

白蔻的心跳竟然慢了半拍,眼睛死死盯着秦孟良,脸颊浮起淡淡红云。

秦孟良为她松绑,动作温柔,彬彬有礼,“姑娘不必害怕,我不会对你动粗的。在下秦孟良,不知姑娘芳名?”

白蔻痴痴望着秦孟良,身上的绳子全都解开了,她一下子扑到在床上,栽了个狗吃屎。

秦孟良吓了一跳,连忙扶起白蔻,见她面色潮红正痴痴对他笑着,喉咙里吱吱呜呜不知道说些什么,他心中伤感,自语道:“唉,我就说这么漂亮的姑娘怎么会掉进娘的陷阱,原来是个痴呆。”

白蔻嘴角一抽,她虽然控制不住脸上的傻笑,但她心里可清楚得很。而她喉咙里难以辨别的声音则是:“你才是痴呆,你们全家都是痴呆!老娘要不是中了毒,怎么会着了你们的道!卑鄙!无耻!禽兽!等老娘解了毒,定要与你们大战三百回合!”

可是她长得太萌,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一点儿都不像在发火。

秦孟良只觉得面前的少女泪眼朦胧,柔弱秀丽,让人心生怜爱。

他为白蔻取下凤冠,脱下她绣着金线鸳鸯的外袍,甚至连鞋子都小心翼翼地帮她脱掉了,宛如真正尽职的夫君,完全无视白蔻吓得苍白的面孔。

白蔻很害怕!她的清白不能就这样送给一个陌生的男人啊!

她在被窝里蠕动着,宛如一只宁死不屈的大青虫,压得床板咯吱咯吱响。

秦孟良无奈,柔声说道:“好了,别乱动,我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

他温热的呼吸就在白蔻的耳畔,她僵在那里,听见胸膛里心脏扑通扑通剧烈的跳动声。

还有秦孟良平稳的呼吸声。

他居然睡着了!

白蔻一夜无眠,生怕秦孟良会兽/性大发对她不轨!

但秦孟良睡得很死,白蔻扭头看他,他睡着的模样安静得像个孩子,如玉的肌肤在摇曳的烛光下泛着淡淡皎洁光华。五官宛若用白玉精心雕琢而成。

他的气质绝对不像粗俗的暴发户,更不像强抢民女的强盗恶霸,反而像是温文儒雅的书生,青丝如瀑散落在床上,带着淡淡馨香。

白蔻心中一动,决心杀掉这个毁了她清白名声的男人!

哼哼哼,看你长得好看,本姑娘就大发慈悲,给你丫留个全尸吧!

白蔻举起手,可是她的手根本不听使唤!本想掐死秦孟良,却差点掐死她自己。

后半夜,白蔻终于含泪放弃。

她闭上眼,回忆拉回到昨天,她拎着流星锤,步伐轻快地走在山路上,身边手持大砍刀的二当家胡阿箭笑嘻嘻地说:“大当家,今日康鹏镖局押送的正是价值连城的琉璃孔雀,听说是给宋将军的女儿做嫁妆的。咱要是劫了这趟镖,可就发财了!啊!好久没去那勾栏院看我的方公子、沈公子、庞公子……”

白蔻瞥阿箭一眼,“瞧你那点儿出息!”

阿箭憨憨地笑着,远远望见山下的镖车,她一下来了精神,咻一声冲了过去,“大当家,就按你说的,我现在就过去给埋伏的弟兄们打暗号,势要将那琉璃孔雀抢回来!”

白蔻点点头,正想说句什么,脚下突然踩空了,就这样掉进了一个陷阱。

本来这种程度的陷阱对她来说不算什么,轻功一跃便能跃出来,谁想到地上的荆棘竟然有毒,白蔻发现自己的手脚僵硬,竟由不得自己做主,嘴角也忍不住咧开,保持着傻笑的表情就这样昏了过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大红嫁衣,被五花大绑丢进了陌生男人的洞房里。

是谁胆子那么大!敢强掳她白蔻!也不打听打听她的来历!她发起飙来连自己都害怕!

白蔻在心里叫嚣!

可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她如今只是个行动不能自理的痴呆……

白蔻心中悲痛,两行清泪滑落鬓发间。

——

次日黎明,阳光还未照进秦家寨,万籁俱寂。

任海棠小心翼翼地潜入了儿子的闺房,秦飞龙手持红烛蹑手蹑脚跟在媳妇身后,两人看到白蔻乖巧地躺在秦孟良怀里,皆是一副欣慰的表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