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遗族-现颜记

上架时间:2019-07-26

遗族-现颜记 已完结

遗族-现颜记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虫语 分类:玄幻仙侠

遗落在无尽的黑暗中,面对死亡,你唯一能做的只有与恐惧为伍,同鲜血作伴……倘若善良变成了一句空谈,那么将它埋葬,尽情杀戮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离岸之子,吾之所爱。吾之于此,为汝之途。汝之身躯,汝之灵魂。迷途之际,夜行之时。此语此曲,必引汝归。”

阴沉沉的天空下,一座通体漆黑的木制高台静静矗立在黑云脚底,高台顶上离地约莫五米,正中有一方四米多高的人像石雕,那是一个满脸胡茬目光深邃的老者,手里拿着一根火把,似乎正在黑暗中苦苦摸索。

高台四周,是数以万计的人群,此刻正虔诚地跪倒在地,双掌贴地,掌心上翻,嘴里整齐高声颂唱着祷告词。在这个神圣的日子里,哪怕是高贵的探险家也必须俯下他们高贵的头颅,衷心地礼赞高台上那位给予他们一切的圣者。

整整保持这个姿势五分钟后,高台之上,一个身着黑袍的老者终是缓缓起身,再次对着身边的石雕恭敬鞠了一躬,随即顺着旋梯慢慢走下了高台。

见状,一个早已在底下等候多时的绝美少女轻轻站了起来,双手捧着一个乘着半碗米的羊白玉碗,低着头,轻盈地来到了黑袍老者身边。

“给予世人一切的伟大先行者啊,您的子民将永远铭记您的功勋,跟随您的步伐!”

黑袍老者熟练地接过玉碗,腰一弯,缓缓将玉碗中的米倾倒在自己面前,而后闭目高吟道。

“给予世人一切的伟大先行者啊,您的子民将永远铭记您的功勋,跟随您的步伐!”

黑袍老者的话刚一落下,高台周围的人群纷纷整齐地抬起头来,双手合十抱胸,跟着他高声吟唱起来。洪亮的声音穿云裂石,刹那间,阴沉的天空仿佛都变得明朗了一些。

众人的声音之后,主持祷告仪式的黑袍老者满意地扫视了一眼身前的众人,而后身形一转,在一群人的簇拥下离开了现场现场。

“祷告结束,放粮!”

下一瞬,高台下突然响起了一道低沉浑厚的嗓音,而随着这道声音的炸响,原本秩序井然的人群纷纷欢呼起来,朝着前方蜂拥而去,手里清一色拿着泛黄的麻布袋。

“布罗利,家中五人,粮食10斤!”

“赵鸣,家中三人,粮食6斤!”

“童大原,家中六人,粮食10斤!”

“……”

高台下一共设置了二十个粮食发放点,手持名单簿的士兵每叫一个名字,人群中便会走出一人,用麻布袋盛装专人发放的粮食,大多数人得到粮食后脸上都会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离开,但也有少数人面色低沉,甚至有些晦涩。

“米歇尔,家中九人,粮食10斤!”

又是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话音刚落,一个面色黝黑的中年男子快速挤出人群,不过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马上掏出麻布袋,而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面。

“大,大人,10斤粮食我们一家九口真的坚持不了七天,家中老父昨天已经饿晕了,您行行好,再多给我两斤粮食,不,一斤,就一斤,求您了,求您了……”

中年男子一边磕头一边哭诉,豆大的泪珠啪嗒啪嗒地落在地上,然而他的这番作为非但没有引起士兵的同情,相反让对方的眼神瞬间阴沉下来。

他们作为负责发放粮食的人员,最忌讳的就是自己管理的民众中有闹事的存在,其他放粮处都鲜有这种情况,中年男子的做法让他感觉自己会被上级责骂。

“哪来的老疯子,没看到后面还有人等着吗?爱要要,不想要,就给老子滚!”

负责放粮的士兵右手摸至腰间的利剑,正欲动怒,人群中突然窜出了一个叼着半截鲜草茎的黑发少年,一脚便将中年男子踹翻在地,嘴里不干不净地骂道。

中年男子痛苦地呻吟一声,抬起头来似乎想要辩解,那黑发少年却是再次几脚踢在了他的肚子上,中年男子不堪疼痛,立马抱着肚子蜷缩起来,不敢出声。

周围的众人见此,看向黑发少年的眼神瞬间多了一丝说不清的感觉,但事不关己,他们也不会出手相助。

“好了!”

放粮士兵见中年男子嘴角溢血,而那黑发少年却是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赶忙出声制止,随即捡起落在地上的麻布袋,装入10斤粮食后扔到了中年男子的身边。

“邬医师,这种不知好歹的人,不值得跟他生气,把你的布袋给我吧!我先给你装!”

黑发少年厌恶地看了一眼地上瑟瑟发抖的中年男子,随即轻啐一声,将嘴里的鲜草茎吐了出来,从腰间摸出一个麻布袋,递给了放粮士兵。

放粮士兵对着装粮食的人递了个眼色,后者瞬间明白过来,故意往布袋里多装了一大碗。

“邬医师,足足的四斤,日后兄弟们要是有个什么小毛病,可就得麻烦你啦!”

黑发少年会心一笑,不知从哪里又摸出了一根鲜草茎叼在嘴里,道:“好说好说,不过最好还是不要得病好啊!哈哈――”

“哈哈――那是,邬医师慢走!”放粮士兵哈哈一笑,朗声道。

黑发少年得意地扫了一眼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中年男子,对方却是不敢与其对视,连忙抱紧手里的粮食,一瘸一拐地钻进了人群。

见对方离开,黑发少年轻蔑一笑,亦是缓缓走出人群,所到之处,众人纷纷让开,似乎生怕挡了他的道。

缓步至黑压压的人群后,一个周身衣物明显高出周围众人一个档次的清纯少女小碎步跑了上来,看那模样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堵在黑发男子面前,小嘴一撇,似乎有些不高兴。

“邬流川,你怎么可以那样?”

“哪样?”黑发少年看着面前少女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叼着的草微微摇摆几下,而后似乎是意识到对方竟然在直呼自己的名字,顿时在少女梳着马尾的头上重重敲了一下,没好气道:“你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大没小了?”

“谁叫你动手打人的!”少女似乎是被邬流川敲疼了,连忙用手在头上摸了摸,气呼呼地说道。

大概是知道自己下手重了,邬流川伸出手揉了揉少女被敲的地方,轻声道:“你还太小,不懂这里的生存规则,回家!”

说着,邬流川大步走向了前面充斥着各种异味的居民区,少女小嘴一撇,却是不做停留,飞快追了上去。

整个居民区集中在一块空地上,所有的建筑几乎都是用木制材料搭建的,很简陋,每片房屋区分为上下两层,每层大约三米高左右。没人知道这里到底有多少个房屋,只知道整个6区一共居住着不下一万人。

邬流川是整个6区里面唯有的两个医师之一,几乎隔着十米开外,就能闻到从他木屋中溢散出来的药草味。

推开木门,第一眼看见的是一架木床,因为使用的时间比邬流川年纪还大,因而显得有些破旧,其中一个床腿断了一截,底下垫着一块黑色的大石头。

木床后面是一个悬挂的布帘,里面有三个小隔间,其中一个用来堆放草药和医疗设备,另外两个则是邬流川和少女的简易卧室。

“哥,你……”

“话真多,快去做点饭,饿了半天,腿肚子都打颤了!”

似乎知道少女想说什么,邬流川直接打断对方,走进布帘后面,拿起一本泛黄的书籍钻进了自己的卧室。

少女见自己哥哥这副模样气得直咬牙,气呼呼地闷哼一声后,抓起地上装粮食的布袋,转身走进了自己的卧室兼厨房。

对他们这些平民而言,粮食只是一个果腹的东西,一碗白米饭,亦或是一碗熟玉米便能解决一切。因此,他们所有的厨具就是一个土灶、一口锅、两个木碗外加一个饭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