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萌女捉鬼之占卜阴阳瞳

上架时间:2018-03-14

萌女捉鬼之占卜阴阳瞳 已完结

萌女捉鬼之占卜阴阳瞳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染指 分类:悬疑灵异

我来自制蛊的苗族,可是我却是个有着阴阳瞳的占卜师,频频意外发生,好友一家惨死,我的心里住着一只陌生的小鬼,我莫名其妙当了妈妈? 血玉出世,我竟然是最后一个女巫,双灵融合,排斥反应让我变成另外一个人。 阴师事务所面临危机,晓月为了保全我们大家往生而死。 一个又一个惊天秘密曝光,我一次又一次死里逃生。 原来,我还有爸妈。 原来一切的一切,我才是那个罪魁祸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是来自苗族的汉族女子,谣传苗族是制蛊的民族,并不为假,但是苗族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占卜师,而我的师父就是其中之一。

我是和姥姥一起生活的,因为姥姥重男轻女我经常受些窝囊气,师父还健在的时候,还会护着我一些,可是师父去世之后,我就再也不能忍受,背上我那少得可怜的行李,偷偷的跑了出去。

虽然我手里没有钱,但是我并不担心没有地方住,因为早在我溜出来之前就已经找好了住处。

我们班有一个长的很漂亮的女孩子,整个年级都在传她和一个富二代的绯闻,可是碰巧不巧的某天被我在他们家撞到了铁的证据。

本来我是和一个她约好了,先去她家呆几天避一下,可是,就在半个月前的某天我打算去她家找她商量一下具体时间,却没想到,我的整个世界颠覆了。

陈琳琳家的门没锁,我刚想敲门,大门就自己打开了,我愣了一下,轻轻的走进陈琳琳家,听到二楼的卧室里有一些细微的声响,我以为是小偷,就随手拿了一跟棍子走了上去。

当我推开门之后,我看到的却是令我终身难忘的一幕。

陈琳琳和一个男人躺在床上,那男人趴在陈琳琳的身上,双手还很不老实的揉捏着陈琳琳凸起的部分,双腿跪在床上,不停的向前一顶一顶的。

而陈琳琳则是躺在那个男人身下,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恩恩啊啊”的叫个不停。

“咣当。”

我看着他们两个的动作,一时间明白了什么,我错愕的看着那两个人,一抹不自然的红晕呈现在脸上,棍子从手中滑落,我也转身跑下了楼。

这时陈琳琳才意识到家里来了人,她急忙裹了一件衣服追出我到楼下,风轻轻吹起,镂空的下半身让我的脸红到了耳根。

陈琳琳恳求我不要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她答应我的所有条件,然后我们也达成了协议。

虽然我潜意识觉得陈琳琳他们家有些阴森的感觉,但是我也没太在意,过了段时间拎着包就去避难了。

那天我拿着行李箱在陈琳琳家门前,敲了很长时间的门都没人开,而我却听见屋子里有很吵的打斗的声音,良久陈琳琳才衣衫不整,拖着大大的眼袋开了门,我看见陈琳琳一脸惶恐的堵在门口,不时的回头看看屋子里的状况,就是不让我进去,还让我赶紧逃。

我透过空隙,隐约的看到屋子里不对劲,我知道陈琳琳是为我好,可是我们毕竟是朋友,而且我还是懂一些占卜术的,跟她打了几个哈哈就钻进了屋子里。

果然不出我所料,刚进屋子,我兜里的罗盘就很不友好的剧烈的抖动了起来,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可是就在我有些怀疑我自己的判断能力,觉得我有些大惊小怪了的时候,一道黑影从我面前飞了过去,砸破了一面玻璃逃走了。

我呆滞的站在原地,看着远去的背影有一股说不出来的阴冷,遍布全身。

忽然,我感觉一道黑影从我的后前飘了过去!无声无息,只有一道阴森森的影子,我猛的一回头,可是什么都没看见。

可是我依旧可以感觉到,那个影子就在我身后,虎视眈眈的看着我,我咽了一口口水,控制住自己抖动的身子,手紧紧的握着罗盘,一下子转过身去,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时我兜里的罗盘却越来越不受控制,我根本抓都抓不住,“嗖”的一下从我的衣服口袋里飞了出来,一道金光照在了我面前的不远处。

就在罗盘的金光里面,一个浑身冒着黑烟的“人”在里面挣扎着,鬼魂什么的我不是第一次遇到了,原来和师父在一起的时候经常会跟这些东西打斗,那个罗盘就属于我收服怨灵的法器。

我看着那个怨灵,冷笑一下,一伸手拿起罗盘就要打的他灰飞烟灭,就在这个时候,陈琳琳却突然跑了过来。

“小娜不要啊!这是我爸爸啊!”

陈琳琳一下子跪到了怨灵的面前,用她的身子挡住了灼伤怨灵的光,陈琳琳紧紧的抱着那个怨灵,哭的泣不成声。

没有了罗盘的光芒吞噬,怨灵明显的好受多了,而我一听,那个怨灵是陈叔叔,一脸不可置信的收起来了罗盘,紧紧的攥在手里。

“琳琳,爸爸没事。”

那个被我打伤的怨灵扶着陈琳琳慢慢站起来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真的是那个和蔼可亲的陈叔叔,可是如今却变成怨灵,还显得有些狼狈不堪。

我有些后悔我刚刚做的事情,低下头,喃喃的问陈琳琳:“琳琳,这……怎么回事?”

此刻的陈琳琳正抱着陈叔哭的一塌糊涂,陈叔安慰着陈琳琳,尴尬的笑了下,然后告诉我,说是陈琳琳前不久谈了一个有权有势的男朋友,可是谁知道那个男人就是个人渣,骗钱骗色,搞大了陈琳琳的肚子拍拍屁股就走人了。

而陈叔,气不过陈琳琳受这样的委屈,去找那个人渣理论,结果,被那个人渣活活打死,陈叔失踪了一个月,陈琳琳以为是陈叔有生意要做,就没怎么在意,可是就在几天前,陈叔的尸体还被光明正大的挂到了陈琳琳她家的门口。

我越听越觉得心惊胆战,咽了一口口水,说:“那怎么不报警啊。”

可是陈叔给我的答案更是让人气愤,陈叔说:“报警?那个人渣每年贿赂警察局局长几百万,警察局那些畜生非但没治罪给那个人渣,还绑了琳琳到那个畜生面前,那畜生当着所有人的面,一脚踹掉了琳琳肚子里的孩子……”

“爸……爸你别说了爸……爸,别说了。”此刻的陈琳琳一回想起那些场景,一想到是自己害死了自己的爸爸,就觉得仿佛有几千几万把刀子插在自己的心上一样,痛的让她近乎接近崩溃的边缘。

我抬头看看天花板,收回了眼眶里的泪水放下手里的东西,安慰陈琳琳:“琳琳,不哭,我会帮你的。”

猜你喜欢